CIMG0542.JPG

柯一青

摘要

    在臺灣都市建築物興建的十分的密集,城市中的醫院為許多人較不願意接近的場域,更為鄰近社區居民眼中的鄰避設施(NIMBY facility)。社會急遽變遷後,醫院經營漸趨向商業化,大部分空間傾向迎合外部顧客(External Customer)的設計,除與醫療有關的工作空間外,員工不易有互動,加上各領域的專業造成員工相互的隔閡,員工流動性高。但其實每種領域之間的互動與關連性卻是密不可分的,是需要每種領域之間的互動而成,彼此間的都該是有關聯性及有所互動的,故在既有空間內創造參與空間變得十分的重要。而田園城市(Garden City)計畫的推行給予城市醫院空間及情感修補的契機。本文以城市醫院執行田園城市政策建置醫院環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場所的實踐做為探討,以跨領域(Interdisciplinary)思維參與其他領域知識之所得與實踐成果。期能給予其他城市醫院發展之建議。

關鍵字:鄰避設施、外部顧客、田園城市、環境教育、跨領域

一、 前 言

    醫院對於許多人來說是不願意接近的場域,風水學來說屋宅接近墳場、殯儀館、醫院等陰煞之地,形成—獨陰煞[1]。但醫院建築物或基地的空間與環境,卻會深刻影響看診者、探病者或工作者的感受與心情。過去醫院在實踐「美化」技術上常受到一些所謂現代化視覺美感而影響,反而失去進行「美化」與空間的關聯性,由於委託規劃者對空間未深入的瞭解,最後這些所謂的改造漸漸與空間本身與人脫節,導致改造後空間失去原有的空間情感,完全傾向迎接外來的「顧客」而存在。事實上,醫院並不需過多類似百貨賣場一樣的現代科技化設計,反而更需要給予空間更多人性化及慰藉人心的空間氛圍。但一般醫院就是將不同領域、依照不同目的以及對象等而細分最為落實的單位,更可能依專業之不同造成不同的階級區分,如何讓城市醫院創造各單位跨領域參與空間,在醫護人員大量不足的臺灣,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故試以臺北市正在推動的田園城市政策實踐,分析探討可行性與檢討。

二、 文獻回顧

    田園城市最重要的文獻莫過於埃比尼澤•霍華德(Ebenezer Howard)商務印書館2000年出版(1898年著)的明日的田園城市(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主要論述了兼具城市和鄉村各自優點的田園城市的新型居住形式,經過專家、學者推廣理念後,對許多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新加坡皆產生影響[2]。一般都認為此論述得出現揭開人類都市發展與自然共生思潮的序幕。臺灣早期亦有以英國花園新市鎮概念規劃而成之區域,仿英國新市鎮開發的模式、田園城市的概念,以鄰里單元為基礎,並配合防空疏散的低密度開發做規劃建構,但在人口集中的臺灣北部,因為都市發展未做成長管理(growth management)及考量環境容受力(Carrying Capacity),造成都市土地使用過當,此概念卻難以執行[3],在北部的永和當初規劃居民3萬人、公園佔9分之1的面積、道路迂迴在綠地之間(吳東明,2013)。但現今永和的居民有20多萬人、公園只佔百分之1的面積、迂迴在水泥叢林間的道路像是迷宮一般[4],然而一旦都市規劃失去控制,田園城市的實踐就更加的困難。本文並非敘述生態社區評估指標或綠建築等規劃,僅就北市推動田園城市所撥接之文獻進行探討。

三、 研究方法與臺灣城市醫院的空間

   本文主要從文獻研究法對臺灣社會變遷的脈絡及企業商業化等進行分析探討,並說明田園城市論述出現的脈絡及推動的策略,再以功能分析法是來分析社會現象。說明這個社會現象怎樣滿足一個社會系統的需要。進一步銜接社區總體營造觀念及近年通過的環境教育法,以觀察法分析說明環境教育場所設置應具備之目的與功能。

    在過去農業社會及中小企業充斥整個臺灣社會時,許多企業與公司都有其地域性,企業有者「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精神,對社區鄰里、地方團體、地方學校或地方宗教,都會保持著良好互動,並建立友好關係。以過去村里祭祀圈中,許多宗教祭典地方企業必定是負擔一定比重的祭祀經費,這是過去企業與社區的關係。當然,在當時的選舉活動並不會需要過多的企業捐款,也就是說現今的選舉活動某種程度也吸收了一部分社區的資源。舉例來說,過去臺陽公司在瑞芳基隆一帶採礦獲利,集會捐地給地方蓋寺廟或造橋、舖路或蓋學校[5]。但現今這個現象在地方經濟集團化後漸漸的改變。

    在全球化競爭激烈的商業環境下,原本在地的企業為了追求利潤極大化而漸漸的增加企業經營規模,透過資源共享來達到提高競爭能力的,並降低經營的風險。但這樣的改變下,其實改變了社區原有的發展模式,也讓社區失去了部分重要的資源。本文並非要探討經濟學的議題,而是試著從綜合各方面來探討社區的問題,也能清楚看到社區資源的漸漸遺失。原本臺灣的企業主要服務的區域在地方,人與地方企業關係是密切的,當時社區居民工作、家庭、社區三者息息相關,但這在地方經濟集團化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公司規模變大,除與社區關係漸行漸遠外,制度化的組織也影響了老闆與員工的關係,老闆與員工不再像過去一樣密切,反而是注重於股東的互動,所謂的「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也多變成直接捐款給慈善團體。因為臺灣在工業化的過程,出現了城鄉差距,造成部分企業將鄉村視為「落後」,反將前進都市視為一種「水準」的提升,影響了後續企業往都市集中的現象。然而此種現象也某種型態影響了醫院的經營型態,不論公立醫院或者私立醫院漸漸商業化,在市場競爭的環境下,醫療院所重視的是收益。於是增加營收,控制成本,甚至流程效率,行銷拓展客源等營運問題成為管理階層最重視的課題。而現今的醫療機構大多是營利組織,而整個社會的環境更助長醫療商業化的現象,當一個社會總是只以獲利能力、規模大小、營運模式來評量組織的成就與競爭力,這些組織就難盡到該承擔的社會責任。在此狀況下醫院大部分空間就會變成為迎合外來顧客所利用,忽略員工交流及社區參與的空間,員工自然流動率高,加上醫院空間本身給予人的冷漠與恐懼感更讓醫院成為社區居民眼中的鄰避設施,使醫院無法融入社區之內。所以臺灣在人口往都市集中以社區總體營造來改善新的人與人關係外,對於各公司企業所失去的向心力與歸屬感,也是應該是營造的重點,特別是原本組織結構就較為特殊的醫院。故以與醫療無關的知識來凝聚員工的向心力確實是可行的方法之一,但必須注重社區總體營造的重點是由「參與」、「凝聚情感」與「解決問題」三大部分為出發點,先有參與共同事務,才能凝聚情感,最後才能解決組織中所衍生的各種問題。

                    四、 環境教育與田園城市論述與政策    

       人類從最初適應環境,向自然索取所需的資源後,逐漸發展到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征服自然最後甚至想主宰自然,直到近年面臨了一連串大自然的反撲之後才開始有所覺醒。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西方先進國家的工業快速發展,公害漸漸出現之後,許多人仍然視而不見,直到已經明顯危害到人類生存時,人們才體會到全球環境問題對人類生存和發展已經有了危機。Rachel Carson在1962年發表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質疑了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富裕背後的環境污染問題 ,書中提醒人類,如果人類因為技術的進步卻對環境帶來無以復原的傷害,那人類追求進步的意義何在?如果我們為了抑制害蟲卻也把益蟲也殺掉,那未來的春天將是鳥不語花不香的世界,那麼人類追求的美好生活又有何意義?此書推出後的效益最後導致世界各地限制使用殺蟲劑,也因而喚起人們對環境問題的高度重視。根據臺灣環境意識調查,超過半數(54.0%)的民眾不贊成「為了臺灣的整體發展,少數人居住的自然環境可以被犧牲」 卻有四分之三(75.7%)的受訪者同意「即使美濃人反對,為了南部地區的供水問題,政府有權興建美濃水庫」。五分之四的民眾(81.8%)表示「把大部分垃圾掩埋場與焚化爐蓋在貧窮社區附近是不公平的」 卻又有超過半數(55.5%)的受訪者贊成「將核廢料運往北韓或中國大陸儲存」 。「不論我們對環境造成如何的影響,下一代都可以用現代科技解決」有四分之三(75.9%)的受訪者反對,卻又有五分之四(79.4%)的受訪者認為,「科技是我們未來最大的希望」(魏瀅珊,2000 )。顯然在臺灣大部分的人並不具有正確的環境觀念。確實十分需要環境教育來給予民眾正確的知識。
        而國際上有關環境破壞的檢討,其實很早就已經開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歐美工業生產突飛猛進。由於工業化而產生大量廢氣及廢棄物,導致環境中的空氣、水、土壤的污染。聯合國為保護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遂於1975年推動國際環境教育計畫在聯合國各會員國發展環境教育(楊冠政,2011)。期間許多公害也是關鍵,1952年12月5日至9日發生在倫敦的一次嚴重大氣污染事件 。這次事件造成多達1萬2000人因為空氣污染而喪生,並推動了英國環境保護立法的進程。1943年,洛杉磯已經有250萬輛各種型號的汽車,每天消耗1600萬升汽油,由於汽車汽化器的汽化率低,每天有1000多噸碳氫化合物進入大氣。一連串的經濟發展造成的公害,已使得各國不得不重視環境問題,並且加強環境教育信息的傳撥。臺灣從1992年7月開始送件立法,2006年3月行政院審查結論為本案無立法之必要,直到2008年臺灣接連受到颱風重創,使得環境教育法立法工作得以重新啟動 ,最後在2010年臺灣環境教育法終於立法通過。環境教育法的通過,法令對環境教育人員、環境教育設施場所及環境教育的認證都訂定了審查的機制。而環境教育的推動具有彈性,不僅局限於受過認證的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許多學校小田園教育體驗學習實施計畫都與環境教育相結合,有關環境教育的議題,涵蓋「制式教育」和「非制式教育」場域。對人類而言,引導與教化人們如何在環境中生活的教育,就是環境教育;宏觀的環境教育擴及到兼顧生活、生產與生態的永續發展教育(汪靜明,1998)。故本文所探討的建置環境教育場所,並非希望醫院可以透過申請提送計畫認證通過的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而是指「非制式教育」場域,以體驗自然、群體學習為目標的環境教育場所,在醫院也能建置提供環境教育的場域,然而在未有有力的政策推動下,原本在醫院規劃與醫療無關的場所確實有其困難度,但在2015年臺北市長選舉兩位候選人其實都提出屋頂綠化政策 ,給予醫院設置田園環境教育場所的契機。柯文哲當選臺北市市長後,為兌現競選承諾的「田園城市」政策,期待各單位落實此政策,而新的田園城市論述給田園城市另外一種更多元化的定義。

 

    根據柯市長競選時所提的田園城市,較接近「可食地景」(Edible Landscape)。但也提到發源於19世紀末的Garden City,是現代城市最古典的夢想。美國西雅圖市政府自1970年代推動都市農業與食物政策時,公園與遊憩部門便在都市公園與近郊森林積極種植果樹;當地居民也響應政策在住家社庭園種植果樹,十年後全市合計兩千多戶配合,總計達9.3公頃的私人果園散佈城市各處(陳惠美,2015)[10]。賈桂林‧葛玫和格蘭‧赫里希是西雅圖市「食物森林計畫」創辦人,該計畫仿效天然森林層次豐富、物種多樣的概念,結合糧食生產、生態保育與環境綠化的目的,以公有土地種植兼具景觀性與可食性的植物,解決當代人類面臨的環境與糧食問題,並傳達社區參與和教育傳承的理念。另外,透過不分階級身分的公眾參與,將私有權的概念昇華為共耕、共有到共享。耕耘可食地景,打造田園城市,讓下一代與自然重新連結,主要的論述撥接從Garden City到可食地景。柯文哲當選後其推動的田園城市推廣計畫[11]願景為「打造臺北市為一個綠色健康、教育、生活之田園城市」。在此論述中是希望在不排擠都市中之使用機能的狀況下打造可食地景,藉此提升綠色教育及建構綠色的田園生活,此概念為發展兼具糧食系統與永續生態的城市為主題,是在既有都市中進行田園的建構。所以在觀念上並非像過去諞元城市概念從都市規劃的角度來重新建構一個田園城市,而是某種城市中的綠色修復的概念[12]

五、 醫院修補式空間設計

前章已提到田園城市論述本就具有修補式都市設計的概念,過去的都市規劃中多只重視藍帶blue ribbon與綠帶green ribbon),而綠帶多與田園可食地景無關,也就是限縮了都市可出現的綠帶並非可食地景,多為人為規劃設計的帶狀綠地,而此規劃的綠地許多僅為城市的公園,並非過去農業社會賴以維生的農園或果園,城市中僅剩不可食的植物,可食的植物則需在鄉村才可見。然而農耕的技術與知識,在都市中是較容易引起跨領域學習興趣的。

在學校教育中,不難發現許多教學的模式,仍然停留在單一領域的階段,有許多的教學單位嘗試著要跨越設計學門領域的門檻,但卻都草草收場。在醫院空間內更是各種專業各司其職,各有各的「權責」[13]。各個專業希望在醫院中站的重要的一席之地,各專業者看其他知識的角度都有這不同的差異性,也難以接受其他不同的知識領域,所以在進行修補式空間設計則必須所有員工具備跨領域的思維及認知。所以要在醫院設置田園的政策,最重要的是先建立員工的認同(identity)與覺知(awareness),只要員工有強烈的共識,齊心營造更好的綠色生活空間,共耕農園就容易形成。然而此類農園設置並非大規模的「建設」或「整修」,主要是依靠修補式設計,改善醫院冰冷的空間環境氛圍,靠環境的整體性修補,創造員工工作之外的共同生活經驗,從共識中創造的環境自然可融入醫院本身的空間文化,這樣的力量集結,除了修補空間某種程度上更是修補了人的情感。也就是必須要以社區總體營造(Community Infrastructure Establishment)的概念[14]來凝聚人心,重拾員工的向心力與情誼,而參與是社區營造裡的重要價值。倘若不以社區總體營造概念來實踐,單靠行政人員本身來推動田園城市政策,久而久之必定造成相關人員無法負荷。故與其期待就以特定團體或單位來完成這樣艱難的工作,不如創造共同努力的方向,整體策略應由建立共識的營造為起點。

    醫院是天天見證生死老病的空間,病友和其家屬或親友,用其自身的受苦經驗給員工上了生命教育(life education)。同樣的設置田園也見證植物生長過程中,除種子菜苗外,還需要陽光、水、空氣及土壤等的配合,更需要人的用心呵護,也是大自然給我們的生命教育。參與者從挽袖彎腰整地、耕種、澆水、施肥及除蟲等程序,從無到有到豐富之採收,得到群體活動的技能(skills)與體驗(experience),共同參與(participation)就是凝聚員工向心力的方法。屋頂綠化(green roof)除可改造都市本身的「體質」及減緩都市熱島效應(urban heat island effect)之外,更是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方法與策略。員工認同田園政策後,透過志工連結家屬、病友無分內外彼此融合,讓醫院空間給人的感受更有人情味,也就是給予病友接近家的關懷。

    期待藉由農園的建置整體上可達到都市減緩熱島效應的效益與員工及參與者關心環境的態度(attitude),並可於實質空間上增加可食地景(edible landscaping),利用食農教育(food and farming education)與環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活絡醫院空間與人的互動關係,更賦予都市美學新的城市表情。更可利用園藝治療來幫助病患跨越某種心理障礙,改善身心靈狀態的方法,利用照顧另一個生命、觀察另一個生命週期,來面對自己生命的瓶頸,透過聽覺、觸覺、嗅覺、視覺以及味覺的五種感官刺激,及植物或操作的活動來親近自然並達到治療及復健的效果。

    綜上所述,利用修補式空間設計員工參與的環境教育空間,然而建置前設計也可採用參與式設計,讓整個田園城市基地樣貌更能符合期待,在醫院田園基地除可提供環境教育外亦能進行園藝治療及生命教育,透過實踐確實可以達到人與空間的修補及療癒。

六、結論與建議

    在社區總體營造的觀念下,田園城市設計不再只是設計者的責任,而是所有人都該參與,而必須彙整各領域的整體知識進行建議。醫院以單位或病房為單位,自主參與規劃設計並種植屬於各單位的花卉、蔬果及布置,就會讓整個活動注入許多感動的意義,整體活動也可完美的呈現醫院人心凝聚的力量。換句話說倘若可讓鄰近社區進入參與,更能使醫院更融入社區,改善居民對醫院的冷漠及恐懼感。倘若透過田園城市在都市種菜,許多民眾因此願意從家裡走出來,透過園圃空間種菜維護的話題與社區連結,達到社區營造效果,建構人和人之間的交流。藉由屋頂田園的社區參訪,也可降低社區民眾對醫院的恐懼感,進一步改善與社區的關係,進而產生社區性的具體行動,為永續的生態醫院奠定永久之基石。故分析田園城市環境教育場所之建置,不應只是政策的推動,應以參與作為設計的過程,並以融入社區為目標。

    在臺灣,現在大部分都是新建建築物往取得綠建築標章的設計,但綠建築標章似乎變向的成為新開發案的合法藉口。舉例來說,若開發一個大型集合住宅區或許會影響約3公頃的自然生態,現在改用綠建築指標只會影響約1公頃的自然生態,但是這件事非常的弔詭,以人類的親成長發展下,或許以前3年才開發一個大型集合住宅區,現在卻是每半年就進行一次大型開發案,新建案採用綠建築並不會減少環境的破壞,更何況現今的建案到處都是超過50坪以上的大豪宅,居住人數不變空間加大設施變豪華,並無助於改善都市缺乏綠化的熱效應,與其期待都市中許多建築會漸漸消失變成綠地,或者規劃大型的田園城市新市鎮,不如採修補都市設計改善都市的體質。故田園城市論述,不應再以過去大規模的改變與造鎮為主,應採小規模的環境修補為主,由大的系統規劃回到小的系統規劃為原則。

    耕種即為田園城市的重要概念,耕種本身即具有教育的意義,以耕種的體驗為生活基礎,透過體驗可理解農作物、生命與環境間的關係。田園城市建置於醫院更是可融合園藝治療(Horticultural therapy)[15]、環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及綠色照護(Green Care)的實踐。現經由醫院各單位同仁的巧思與創意,呈現出多彩多姿的面貌,也是凝聚醫院住民及員工精神的策略之一。而環境教育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是應該知道的常識,但對許多習慣專業分工的人,卻難以瞭解與接受其他知識,如何使工作上不同領域的同仁能破除舊有個別專長的思考模式,增加分析問題時具有多角度的視野與經驗,環境教育課程規劃則應有更詳盡的考量。即使過去以環境教育為主修的行政人員,原本也只是理工、人文、農醫、社會等不同領域的一支,倘若能經由透過有技巧跨領域整合型的訓練,可培養同仁探索環境保護的興趣與熱忱,養成主動學習習慣,知識獲取可打破知識分工產生的偏窄觀點,而回復知識原本的整體思考。故如何讓人重視本身工作專業以外的知識,重回跨領域的整體思考模式,是相當重要的事。

    以建構屋頂田園為例,在醫院建築物之屋頂露臺過去皆為「禁地」,透過這些空間的綠化與改善反而更能促進同仁的凝聚力以及對醫院的認同感,也可讓空間解嚴。屋頂農園的形成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如何將醫院中不同年齡層的人凝聚在一起,並能永續經營,這需要一些策略。然而此項策略實行的重要主體,應為醫院過去從鄉村來到城市發展的族群,因為其具有優良的農耕經驗,也對農作具有熱誠,這些族群可能是同仁、志工,也可能是外包清潔工、機電人員或保全。菜園既然由醫院員工共同耕作維護,收穫也理當由員工共享。然而此項策略實行的重要主體,應為從鄉村而來的族群具有優良的農耕經驗,也對農作即具有熱誠,而從鄉村往城市發展的中年人也農業並不陌生,故可以於工暇時協助農耕,具有對過去的回憶也拉近與老年人的距離。而下一代的年輕人對農業完全是陌生的,也可因此具有特殊的體驗。亦可辦理員工票選來決定下一季的農作物。亦可利用營養部門廚餘來再造有機肥,提供農作所需之自然肥料。如此得來的農作物其實就別具特別的意義,採取有機方式耕種,這些作物是可見且安全的。社區營造的本身就是在處理人的問題,與其只是以加薪處理醫護人員離職潮,不如將閒置空間進行修部設計,設法讓空間更有人情味,才能真正解決社會變遷企業變遷所衍生的問題。

七、 參考文獻

1.王懋雯(2013)。環境教育推動要領與成效評估。「101 年學校環境教育人員研習」資料。教育部環保小組。

2.王鑫(1998)。我國環境簡史。全國環境教育計劃整合及推行計劃報告書。臺北:中華民國環境協會。

3.林火旺(1998)。族群差異與社會正義。國立臺灣大學哲學論評。臺北,21:249-270

4.李文昭譯,Rachel Carson (2005)。寂靜的春天。臺北:晨星,頁308

5.汪靜明(1998)。新自然哲學的生態保育思潮。主計月報 85(4):78-88

6.吳東明(2013)。歷史現場 從永和到中興:臺灣的花園城市源流初探。光復新村文化景觀雙月刊。第3期。

6.邱文彥(1999)。「臺灣濕地環境的生態教育」。環境教育季刊。第 39期。頁23-32

7.周儒、張子超、黃淑芬譯(2003)。環境教育課程規劃。臺北市:五南圖書。(原作者:David C. Engleson, Dennis H.Yockers)

8.周儒編譯(2003)。環境教育最佳實務準則。臺北市: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學會(原作者:Joyce Meredith 等)。

9.楊冠政(1997) 。環境教育。臺北:明文。

10.楊冠政(2003)。生態倫理學的內涵及其實踐。應用倫理研究通訊。26期。

11.楊冠政(2011)。環境倫理學概論(上冊)。臺北:大開資訊。

12.梁明煌(2013)。環境教育推動要領與成效評估。教育部區域環境教育輔導團(北區)環境教育工作坊課程手冊。臺北市立教育大學。

13.許文勇(2001)。國小教師發展環境教育融入自然科課程之行動研究。國立臺北師範學院課程與教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14.黃炳煌(1995)。談課程發展的一些基本理念。臺北:教改專題論壇。

15.楊秉煌(2000)。都市發展下的正義問題-臺北市信義區的三個個案研究。臺灣大學地理學研究所博士論文:臺北。

16.紀駿傑(1996)。環境正義:環境社會學的規範性關懷。第一屆環境價值觀與環境教育研討會論文集。臺南:成功大學臺灣文化研究中心

17.彭國棟(1999)。淺談環境正義。自然保育季刊。臺北: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第28 期。

18.陳惠美(2015) 。可食地景社區/屋頂農場規劃管理。臺北產經。

19.魏瀅珊(2000)。以環境正義裡念作為永續臺灣的社會基礎:臺灣環境意識調查分析,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花蓮。

20.霍華德(2011)。明日的田園城市。臺北:商務印書館。

21.蘇宏仁等(2012)。環境教育與永續發展。臺北:華都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2.Hungerford, H. R. & Peyton, R. B.(1986).Procedure for Developing an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Curriculum. UNESCO: Paris.

 

[1]孤陰煞:又叫獨陰煞,窗外有醫院殯儀館、法院寺廟等獨陰之地,自古避之,對身體精神和事業子孫影響非常大。

[2] 其在在1903年和1920年建立了兩個試驗性質的花園城市:列曲沃斯花園城市和威爾溫花園城市。

[3] 例如中興新村,早期實施花園城市規劃,大部分是花園的規劃。

[4] 1955 年公告的永和都市計畫,模仿了英國郊區的花園城市

[5] 九份的欽賢國中即是當初紀念顏欽賢捐贈臺陽礦業於九份地區2.78臺甲的土地,而命名之,臺陽更接手了日治時代的「基隆商工專修學校」,改組為光隆家商至今。

[6]在當時主要表達DDT 及其它農藥濫用的後果

[7] 計有四千名早產兒的死亡,並導致十萬人以上受到呼吸道疾病影響。2004年的報告更指出,估計有逾一萬兩千人死亡。

[8] 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學會擬定環境教育法草案,由立法委員吳育昇送入立法院程序委員會。

[9] 連勝文參觀屋頂農場擬每區1000萬鼓勵提案,民報2014-09-19

[10] 美國太平洋沿岸最大城西雅圖出現很不一樣的景象,坐落在當地「燈塔山」(Beacon Hill)的社區正忙著驗收他們「食物森林計畫」的成果,從綠花椰、鮮紅草莓、到飽滿亮橘的南瓜…這些蔬果不只是許多義工的心血,最特別的,是這些食物通通都是「免費」。

[11] 市政府2015 年全面啟動田園城市政策。105年度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推出「臺北市田園城市推廣計畫」,將透過辦理徵選、工作坊培訓以及提供田園資材之補助的角度切入,深入在地力量的培養,讓一般民眾能透過課程培力,在專業輔導師資的協助下,了解發展田園城市之目的,更連結居民與土地的情感。

[12]參考田園城市【柯P新政】市政白皮書https://doctorkowj.gitbooks.io/kppolicy/content/part_3/33.html

[13]權責劃分清楚為科層體制主要特點,會讓人失去整體的考量並陷入本身專業優越的迷思。

[14] 199312月,當時的文建會主委申學庸向立法院提出施政報告時提出「社區總體營造」之名詞,該詞以「建立社區文化、凝聚社區共識、建構社區生命共同體的概念。

[15] 園藝療法是一種輔助性的治療方法,藉由實際接觸和運用園藝材料,維護美化植物或盆栽和庭園,接觸自然環境而紓解壓力與復健心靈。

文章標籤

ke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